title起底长丰县越南骗婚新娘团:明码标价 6个跑了5个

  回访检察官了解到,二人打算结婚,家就安在这里。

  2016年5月21日,孙旭专门从安徽去了趟广西,接回了从越南娘家回来的妻子珊珊。珊珊这次在越南待了20天左右,就忍不住想回安徽的家,因为在安徽省长丰县的家中,有不足五个月的宝宝和对她牵肠挂肚的爱人孙旭。

  4月底,珊珊提出回越南娘家时,孙旭家人多数不赞同,因为她跑过一次。但孙旭相信珊珊,她这次一定会回来的。珊珊走的时候,孙旭送她到广西南宁,回来时,他又专门去南宁接她回家。

  在知情者看来,孙旭是幸运的,因为被骗婚的6家中,只有他的妻子长丰跑了又回来了。

  6月中旬,记者来到孙旭家,见到了珊珊,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妈妈,她正抱着孩子,眼神中满是慈爱。如此幸福的画面,很难让人想到,珊珊是一个来自越南的骗婚女孩。

  相亲对象没有身份证

  珊珊是怎么被骗婚,从越南来到安徽省长丰县的呢?这要从和孙旭同村的孙振说起。

  当年孙振、孙旭都是光棍,家里人都为他们娶不上媳妇发愁。孙振的姨妈李香想起朋友老吴帮她老表家介绍了一个广西女孩结婚,而且老吴家的儿媳妇也是广西那边的。李香马上联系老吴,让他帮忙介绍对象。老吴觉得这事可以让广西的老姚帮忙,便答应了下来。正月廿五,孙振、孙振父亲、李香和老吴坐上开往广西玉林的火车。到达后,老姚找了个面包车,带着大家在当地相亲。

  他们在周边的镇上村里转悠了两天,孙振也没相中谁。后来看了个女孩,有点胖,她母亲黄柳娟要9万元彩礼,孙振没答应。黄柳娟说她还有另一个女儿,也可以让他们看看。她口中的“另一个女儿”,就是小玉。

  孙振和小玉在马上转了几圈,小玉表示愿意跟孙振到长丰生活。可李香发现这个女孩没有身份证,有些担心。黄柳娟说,孩子的身份证在工厂押着,等过一阵子她将身份证送到安徽,顺便看看孩子在安徽过得好不好。这次,她要彩礼7.6万元,半小时后又加了5000元。孙振家很爽快,要的钱都给了。

  2015年农历二月初二,年近30岁的孙振从广西带回了这个没有身份证的女孩小玉。孙振父母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,一直未娶亲的大儿子,可算要成家了。

  她们全跑了

  小玉到了孙振家,一口一个妈地喊着,孙振妈妈唐春心里很舒服。小玉很勤快,平时在家干活也不错。村里人见孙振家多了个女孩,都好奇地打听。很快,孙振从广西找了个老婆的消息传开了,村里还没娶上媳妇的人家也在寻思着让小玉帮忙介绍对象。

  孙旭与孙振同村,患过小儿症,留下残疾,不好找对象。2015年4月,孙旭父亲去孙振家打听,得知小玉的妹妹要来安徽相亲。很快,正在外地的孙旭接到家里电话催他回家,说是张罗他的婚事,孙旭赶回了家。

  2015年4月10日,黄柳娟带着珊珊和小叶来到了孙振家,同村的程斌和孙旭一同去看这两个女孩。孙旭和珊珊相中了彼此,小叶和程斌也对上了眼。但这两个女孩和小玉一样,也没有身份证。

  黄柳娟说珊珊是她的小女儿,小叶是小玉的堂妹。他们那边为了生儿子就没给女儿上户口,等他们的彩礼钱给了,就去给女孩们上户口,有了户口再办理结婚证。

  两个男孩于是将各自心仪的女孩领回了家。第二天,孙旭父亲带着10万元彩礼钱去了孙振家,在门口正好遇见刚给完钱的程斌父亲。想着儿子终于成家了,两位老人都很高兴。

  4月25日,黄柳娟又来到长丰县,这次她丈夫邹峰以及4岁的儿子也来了。小玉和珊珊喊黄柳娟“妈妈”,喊邹峰“爸爸”,让村里人觉得他们真是一家人,更相信她们是想在这找婆家。这次与他们同行的两个女孩是吴雪和郑婷婷。与之前一样,这两个女孩也很快找到了婆家。5月初,她们被带到男方家生活,黄柳娟分别收取对方彩礼9万元。

  5月6日,黄柳娟、孙振陪王国庆及其父亲一起南下广西相亲。他们此行到了广西北海市山口镇,黄柳娟带了两个女孩给王国庆看,他看中了第二个女孩,给了对方10万元彩礼钱,随后将这个女孩带回家。

  5月7日,孙振在回程的火车上接到了孙旭等人的电话,说他们的老婆都跑了。当时,他们意识到自己可能被骗了,立刻去找这次带回家的女孩,发现她也不见了。好在当时在火车上,这个女孩没跑成,被他们找回来并报了案。

  这个女孩叫杜氏洁,越南人。

  偷渡来的越南姑娘

  杜氏洁说自己与黄柳娟相识于广州火车站,当时她正在用越南语和朋友打电话,黄柳娟主动和她搭讪,并互留了电话号码。2015年5月6日,她接到黄柳娟的电话,让她从广州坐车到深圳。她被两个陌生女人接到又转车,最后到了宾馆,见到了王国庆。她说在越南结婚,男方要给女方一两万元人民币,见黄柳娟要了很多钱,她就问为什么,黄柳娟说中国人钱多,让她别管。

  6月12日,广西浦北县将黄柳娟、邹峰及珊珊抓获,珊珊是唯一被抓获的逃跑“新娘”。6月19日,三人均被刑事。

  原来,珊珊也是越南人。她供述与其一起“嫁”到长丰县的其他几个女孩都是从越南偷渡过来的。珊珊今年23岁,在越南有一个女儿,因男朋友嫌弃是女孩就没有和她结婚,如今她独自抚养女儿已经四年了。2014年8月,她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的堂姐突然回到越南,说自己在中国每个月能挣3000多元人民币,而珊珊每个月拿到的薪水折合民币只有800元。她母亲和堂姐商量,由堂姐带着她到中国找工作。两个月后,她们偷渡到广西东兴市。

  到了中国后,她被堂姐卖了两次,后一次她被卖到了一个理发店,堂姐得到了4万元。

  理发店老板说珊珊没为其赚到4.5万元就不许她走,而洗一个头才赚7元钱。其间,她认识了小玉,她俩偷跑过,被抓回来时老板用刀她们说,如果再跑就杀了她们。老板为了更快地赚钱,将她俩介绍给了黄柳娟,由黄柳娟带着她俩去骗钱。

  11月,珊珊和小玉被理发店老板送到了黄柳娟家。2015年3月,珊珊被黄柳娟叫去和孙振相亲。由于她没干过骗婚的事,又觉得自己普通话不好,担心会跑不掉,便不愿随孙振去安徽。小玉对骗婚的事很积极,她愿意去,后来她被孙振相中,去了长丰县。

  不久,黄柳娟带着珊珊一起到长丰县,她和孙旭相亲时都看上了对方。孙旭第一眼见到她时就喜欢上了她的笑容。当大家相约逃离时,珊珊已经怀上了孙旭的孩子。这个未出世的孩子,让珊珊感受到了在越南不曾有过的温暖。

  “你能不能留下?”

  珊珊后,侦查人员发现其有身孕,便为其办理了居住,让她在医院休养并准备了全套日用品,还通知了孙旭家人。这段时间,孙旭婶婶每天都变着花样为她做好吃的,珊珊觉得在中国做女人真幸福。

  得知自己即将当爸爸,孙旭喜忧参半,喜的是自己要当爸爸了,忧的是万一珊珊不想留下,他就要当一个单身爸爸了。他希望她能留下。

  2015年腊月初八,孩子出生了。孙旭鼓起勇气问珊珊:“你能不能留下?”

  事实上,这些天受到的无微不至照顾,对刚出生孩子的母爱,也已经让珊珊萌生了永远留在中国,做一名“真正”中国媳妇儿的想法。面对孙旭的挽留,她点了点头。孙旭心底的阴霾散开了,生活的希望又重新燃起。

  如今,孩子已5个月了,孙旭今年上半年就在家守着老婆儿子过日子。近期,家里种的西瓜熟了,家人要去地里摘西瓜,珊珊则负责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。珊珊说孩子每天都要喝牛奶,她又没有上班,每天都花他们的钱很不安,想等孩子大点就和孙旭一起出去打工挣钱,以后等公公婆婆老了,也好好孝顺他们,给他们养老。

  孙旭说起珊珊是赞不绝口。他说珊珊说话温柔,对自己父母很好,从不跟老人起冲突。他们小两口的事,都是珊珊说了算,平时想去买什么,都听她的。

  今年6月8日,长丰县检察院办案得知孙旭与珊珊想正式结婚的打算,便联系了该县民政部门,因为涉外婚姻需由省民政厅涉外婚姻登记处办理,办案将该处联系方式告诉了他们,以便他们直接咨询。

  骗婚女孩“出场费”明码标价

  黄柳娟生于1968年,也是越南人,十几岁时被拐卖到中国,嫁给了一个中国人,后其前夫去世,改嫁邹峰,又生了3个孩子,如今最大的11岁,最小的只有4岁。2005年,借着人口大普查的时机,黄柳娟脱离黑户,成了一名中国人。

  在广西,像黄柳娟这样的骗婚者还有很多,也有人专门为骗婚者提供越南妹,价码明确。黄柳娟介绍到安徽的6个越南女孩中,有3个是阿雄提供的。阿雄是越南人,长期往返于越南和广西之间,专门给骗婚者提供越南女孩,每提供一个女孩,他获得5000元人民币。参与骗婚的越南女孩能分得1.5万元人民币,这比她们在越南工作一年的所得都要多。

  目前,黄柳娟、邹峰、杜氏洁和珊珊已经到案,其余涉案人员均在逃。黄柳娟与邹峰涉嫌诈骗一案于2016年2月18日由长丰县检察院提起公诉。4月22日,该县法院经审理认为,黄柳娟骗取6名被害人总计55.6万元,邹峰参与骗取2名被害人18万元,两被告人均构成诈骗罪;判处黄柳娟有期徒刑十一年零二个月,并处罚金5万元;判处邹峰有期徒刑二年零二个月,并处罚金1.5万元;责令二被告人退赔犯罪所得。

  合肥市涉外案件均指定庐阳区检察院办理,该案除杜氏洁和珊珊已归案,其余涉案人员均在逃。2016年3月10日,庐阳区法院认定珊珊犯诈骗罪,免予刑事处罚,退赔犯罪所得1.5万元。6月17日,庐阳区检察院对杜氏洁一案提起公诉。在逃人员中,郑婷婷的真实身份已经查明,长丰县通过已将其信息放在中越联合追逃网上,在两国进行追逃。其余在逃人员身份仍在调查中。

  (文中除黄柳娟、邹峰外均为化名)

评论回复